365直播吧论坛/东台/直播吧论坛

主页 > 观察 > 正文

十大进球美联储3月或加息25个基点,鲍威尔预计

2022-03-04 13:24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作者:国际锐评评论员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施诗 上海报道

美国东部时间3月2日,美联储临时主席鲍威尔在出席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在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和通货膨胀高企的大背景下,美联储于3月开始加息是合适的,并提议加息25个基点。

自去年中旬以来,美国通胀持续攀升,1月各项通胀指标再创历史新高。对此,鲍威尔预计,美国通胀有望于今年年内回落。他同时强调,如果通胀水平继续居高不下,美联储将“准备采取更激进的行动,在一次或多次会议上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以上”。

多位经济学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美国经济背景与1970年相似,当时美国也是通胀高企,甚至出现滞涨的情况,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在1980年至1982年期间通过提高利率以应对通胀,最终导致美国出现了严重的双谷经济衰退、债务危机,而拉丁美洲出现“失去的十年”。但是,目前美国通胀率低于当时两位数的水平,而且如今的美联储政策以稳为主,因此“沃尔克时刻”可能不会出现。 

美联储3月可能加息25个基点

鲍威尔指出,在新冠疫苗接种取得进展、经济重新开放、家庭和企业财务状况良好、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相继出台等多重因素影响下,2021年美国经济增长5.5%。尽管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导致一些地区的经济活动在2022年初放缓,但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一月中旬呈大幅下降的趋势,经济放缓的迹象似乎是暂时的。

另据美联储褐皮书显示,自1月中旬以来,美国经济以温和到中等速度的增长。许多辖区报告称受新冠确诊病例激增影响,一些公司面临业务活动中断、高缺勤率等问题。此外,所有辖区均指出,供应链瓶颈和低库存问题继续抑制经济活动增长。

褐皮书还指出,尽管存在高度不确定性,但是所有辖区均对未来六个月经济前景持乐观态度,预计整体经济活动仍将稳定增长。

随着美国经济持续复苏、美国通胀持续高企,鲍威尔称,美联储将逐步退出新冠疫情期间超宽松货币政策,其过程包括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缩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他倾向于提议并支持美联储在3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

虽然鲍威尔在听证会上表态美联储将在3月加息,但对于加息速度和缩表进程仍继续“打太极”。对此,资深金融学家李徽徽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22年全球经济发展趋势总体上为“变中趋稳”,经济、政策、政治等方面的变化会集中在今年上半年,而今年3月会是关键拐点时期,所以鲍威尔在听证会上的“打太极”也是应对数据和环境变化的一种应对机制,给予美联储更多的灵活性来调整本身传递给市场的信号。

李徽徽补充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表态是政治和经济的角力,通胀对于民生和贫富差距的影响较为巨大,也会紧密关系到今年的中期选举,但加息过快或幅度过大也会加大经济“硬着陆”和“经济滞胀”的风险,并且可能外溢到全球经济。所以美联储也在权衡之间的利弊,处于两难的境地。

目前,市场已经完全消化美联储3月加息25个基点的预期。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FedWatch显示,美联储3月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高达97.8%。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际风险事件升级后,3月加息25个基点的确定性提升,3月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较低。

除了加息之外,美联储的缩表计划也备受关注。鲍威尔称,美联储将在加息进程后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并将“以可预测的方式”进行。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为刺激经济复苏,美联储推出一系列购买计划,如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导致其资产负债表达到近9万亿美元。

李徽徽预计,美联储初始缩表的时间窗口为今年7月,初始缩表规模为250亿美元/月,到今年9月将提升到750亿美元/月。

李徽徽对记者强调,“加息影响货币价格,而缩表会直接影响到货币供应量,对经济和通胀抑制作用会更凸显,所以我认为美联储在出台缩表策略方面会更显谨慎,启动时间点会落后于加息时间窗口。”

明明向记者表示,预计美联储会通过2到4次议息会议来提供更明晰的缩表指引,最早或于今年7月开始缩表。他补充道,缩表与加息并行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出现期限利差缩窄、利率倒挂的现象,因此今年缩表与加息的间隔时间较短,出现二者并行的概率较大。

“沃尔克时刻”重现概率较小

鲍威尔在听证会上重申,美联储坚定地致力于实现两大目标:最大就业、物价稳定。在就业方面,目前美国劳动力市场紧张,需求仍非常强劲。虽然劳动参与率有所上升,但劳动力供应仍然疲软,雇主难以填补职位空缺。过去一年,美国失业率大幅下降,1月失业率为4.0%。

然而,美国物价仍居高不下。美国1月CPI同比增长7.5%,高于预期的7.3%和前值的7%,持续创40年新高。此外,美国1月PCE同比上涨6.1%,高于前值的5.8%与市场预期的6%,创1982年2月以来最大涨幅。美联储青睐的通胀指标——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PCE同比上涨5.2%,高于前值的4.9%和市场预期的5.1%,创1983年4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鲍威尔称,由于供应链中断规模和持续时间超出预期,加之新冠疫情持续反弹加剧供应链危机,美国通胀水平自去年以来急剧上升,现已“远远超过美联储设定的2%长期目标”。他指出,高通胀给美国普通民众生活带来“巨大困难”,尤其是在食品价格、房租、交通等成本上升的情况之下。此外,高通胀给美国实现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和促进经济长期扩张带来阻力。

近期,国际油价的大涨也加剧了市场对通胀前景的担忧。在被问及国际局势多变导致全球油价大幅攀升对美国经济复苏进程的影响时,鲍威尔称,国际形势多变对美国经济的短期影响是“高度不确定的”,美联储应认识到经济正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发展,并对不断变化的前景作出灵活反应。“我们将仔细了解更多关于国际局势对经济的影响。”

听证会上,鲍威尔还透露,此轮加息节奏将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加息更为紧凑。那么,过快的紧缩过程是否将导致“沃尔克时刻”重演?

东方证券总裁助理、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排除再度出现“沃尔克时刻”。“与30年前相比,目前全球格局、全球化都有比较大的改变。如今又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可能通胀率不会像30年前的15%那么高,但4%以上可能是一个常态,这对资本市场的冲击也不会小。”

李徽徽则向记者表示,虽然这次宏观经济背景与“沃尔克时刻”有着相似之处,但“沃尔克时刻”重演的概率极小,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目前美国债务规模和负债率远高于沃尔克时代,加息过快会对接近30万亿美元造成较大的财政压力;二是目前美国以及全球金融资产价格和沃尔克时代已经不同,加息可能造成资本市场大幅下跌的风险极大;三是我认为鲍威尔对于这次政策踩刹车会更显谨慎,大概率会采用“小步快跑”的态势,但同时也保持着“随停”保持经济动能的节奏。

明明对记者指出,沃尔克上台的背景与当前有些相似,例如目前和沃尔克上台的背景都为面临较高的通胀水平,同时高通胀一定程度上都是由于之前宽松的政策刺激以及供给短缺推升的。不同的是,目前美国通胀水平仍远低于沃尔克上台时期两位数的通胀,并且与沃尔克上台前多重因素导致的供给短缺有所不同的是,此轮疫情冲击下供给短缺更为全面,运输、重要原材料等多个环节均出现供给限制,而紧缩的货币政策对于此轮通胀中供给瓶颈问题的解决能力有限。

明明还指出,沃尔克采用激进的紧缩货币政策以快速收紧流动性、抑制通胀,也导致了美国1982-1983年严重的经济衰退,目前美联储紧缩政策会倾向于在稳定经济、就业的背景下抑制通胀水平,不会像沃尔克采取那么快紧缩的政策,因此紧缩的阵痛会比沃尔克时刻的轻,不太会出现经济衰退。

鲍威尔也强调,尽管目前尚不清楚需要几次加息才能控制通胀,但他相信能够在不导致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实施紧缩政策。美国经济有可能实现“软着陆”。

点击排行